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xjduoduo的博客

郁郁黄花无非妙谛,青青翠竹总是般若。但自无心于万物,何妨万物假围绕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只要你觉悟到内在的心灵,痛苦与欢乐就没有区别,都是灵性甘露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弘一大师真言(引)  

2009-09-15 21:08:4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弘一大师真言(引)

 

以虚养心。以德养身。以仁养天下万物。以道养天下万世。

气,忌盛。心,忌满。才,忌露。

自处超然,处人蔼然。无事澄然,有事斩然。得意淡然,失意泰然。

度量,如海涵春育。持身,如玉洁冰清。襟怀,如光风霁月。气概,如乔岳泰山。 以淡字交友,以聋字止谤,以刻字责已。以弱字御侮。居安,虑危。处治,思乱。

穷天下之辩者,不在辩在讷。伏天下之勇者,不在勇而在怯。

精明顺芷在浑厚里作用,古人得祸,精明人十居其九,未有浑厚而得祸者。

公,生明。诚,生明。从容,生明。

公生明者,不蔽于私也。诚生明者,不杂以伪也。从容生明者,不淆于惑也。

不为外物所动之谓静。不为外物所实之谓虚。

意粗,性躁,一事无成。心平、气和,千祥骈集。

人当变故来时只宜静守,不宜躁动,即使万无解救,而志正守确:虽事不可为,而心终可白;否则必致身败名亦不保,非所以处变之道。

心志要苦。意趣要乐。气度要宏。言动要谨。

聪明者,戒太察。刚强者,戒太暴。

事能常足,心常惬。人到无求,品自高。

自净其心,有若光风霁月。他山之石,应为良师益友。

静能制动。沉能制浮。宽能制褊。缓能制急。

人好刚我以柔胜之。人好术我以诚感之。

临事须替别人想。论人先将自己想。

无事时戒一偷字。有事时戒一乱字。

见事贵于理明。处事贵乎心公。

大着肚皮,容物。立定脚跟,做人。

仅前行者,地步窄。向后看者,眼界宽。

处事大忌急躁;急躁则自处不暇,何暇治事?

必有容,德乃大。必有忍,事乃济。

林退齐临终,子孙环跪请训。曰:“无它言!尔等只要学吃亏。”

知足常足,终生不耻。知止常止,终生不辱。

宜静默。宜从容。宜谨严。宜俭约。

谦是保身第一法。安祥是处事第一法。涵容是待人第一法。恬淡是养心第一法。

心术,以光明笃实为第一。容貌,以正大老成为第一。言语,以简重真切为第一。平生无一事可瞒人,此是大快。

修已,以清心为要。涉世, 以慎言为先。

恶,莫大于纵已之欲。祸,莫大于言人之非;施之君子,则丧吾德,施之小人,则杀吾身。 律已,宜带秋气。处世,须带春风。

人褊急,我受之以宽宏。人险仄,我带之以坦荡。

盛喜中,勿许人物。盛怒中,勿答人书。喜时之言,多失信。怒时之言,多失体。

静坐,常思已过。闲谈,莫论人非。

明镜止水,以澄心。泰山乔岳,以立身。青天白日,以应事。霁 月光风,以待人。

以冰霜之操自励,则品日清高。以穹窿之量容人,则德日广大。以切磋之谊取友,则学问日精。以慎重之行利生,则道风日远。故曰:“忠以行已,恕以及物”。又曰:“修其天爵,而人爵从之。”

心不妄念,身不妄动,口不妄言,君子所以存诚。内不欺已,外不欺人,上不欺天,君子所以慎独。

物。忌全胜。事,忌全美。人,忌全盛。

安莫安于知足。危莫危于多言。

富贵,怨之府也。才能,身之灾也。声名,谤之媒也。欢乐,悲之渐也。

知足常有惧心,退一步做见益而思损,持满而思溢,则免于祸。

人生最不幸处,是偶一失言而祸不及;偶一失谋而事幸成;偶一恣行而获小利;后乃视为故常,而恬不为意。则莫大之患,由此生矣。

学一分退让,讨一分便宜。增一分享用,减一分福泽。

不自重者,取辱。不自畏者,招祸。

事当快意处,须转。言到快意时,须住。殃咎之来,未有不始于快心者。故君子得意而忧,逢喜而惧。

盖世功劳,当不得一个矜字。弥天罪恶,当不得一个悔字。

处难处之事愈宜宽。处难处之人愈宜厚。处至急之事愈宜缓。

缓字,可以免悔。退字,可以免祸。

持已,当从无过中求有过,非独进德,亦且免患。待人,当于有过中求无过,非但存厚,亦且解怨。

何以息谤?曰:“无辩”。何以止怨?曰:“不争”。人之谤我也,与其能辩,不如能宽。

人之侮我也,与其能防,不如能化。

恩,怕先益后损。威,怕先松后紧。先益后损,则恩反为仇,前功尽弃。先松后紧,则管束不下,反招怨怒。善用威者,不轻怒。善用恩者,不妄施。

张梦复云:“受得小气,则不至于受大气。吃得小亏,则不至于吃大亏。”又云:“凡事最不可想占便宜。便宜者,天下人之所共争也。我一人据之,则怨萃于我矣;我失便宜,则众怨消矣;故终身失便宜,乃终身得便宜也。此余数十年有得之言,其遵守之!毋忽!”

恶,莫大于无耻。过,莫大于多言。

有才而性缓,定属大才。有智而气和,斯为大智。

缓事宜急于敏则有功。急事宜缓办忙则多错。

以恕已之心恕人则全交。以责人之心责已则寡过。

有作用者,器宇定是不凡。有智慧者,才情决然不露。

在事者,当置身利害之外。建言者,当设身利害之中。

处逆境,必须用开拓法。处顺境,心要用收敛法。

对失意人,莫谈得意事。处得意日,莫忘失意时。

一动于欲,欲迷则昏。一任乎气,气扁则戾。

一念疏忽是错起头。一念决裂是错到底。

日日行不怕千万里。常常做不怕千万事。

不让古人是谓有志。不让今人是谓无量。

有真才者,必不矜才。有实学者必不夸学。

动若不休,止水皆化波涛;静而不扰,波涛悉为止水。水相如此,心境亦然。不变随缘,真如当体成生灭;随缘不变,生灭当体即真如。一迷则梦想颠倒,触处障碍;一悟则究竟涅槃,当下清凉。

《华严经》曰:“戒是天上菩提本,佛为一切智慧灯。”

人生多艰,不如意事常八九,吾人于此当镇定精神,胸中必另有一番境界。

我心似明月,碧潭澄皎洁,无物堪比伦,教我如何说。

生于富贵之家,而不沉溺晏安,犹如莲华不著于水。

言易行难,能持久不变尤难。

须常常自行省察,所有一言一动为善欤?为恶欤?若为恶者,即当痛改。除时时注意改过之外,又云每日临睡时,再将一日所行之事,祥细思之。能每日写录日记尤善。 省察以后,若知是过,即力改之。诸君应知:改过之事,乃是十分光明磊落,足以表示伟大之人格。故子贡云:“君子之过也,如日月之食焉。过也人皆见之,更也人皆仰之。”又古人云:“过而能知,可以谓明;知而能改,可以即圣”。诸君可不勉乎。

聪明睿智,守之以愚。道德隆重,守之从谦。

观天地生物气象,学圣贤克已工夫。

应事接物常觉得心中有从容闲暇时,则见涵养。刘念台云:“涵养,全得一个缓字,凡言语、动作皆是。”又云:“易喜易怒轻言轻动只是一种浮气用事,此病根最不小”。

吕新吾云:“心平气和四字,非有涵养者不能做,工夫只在个定火。”

陈榕门云:“定火工夫,不外以理制欲,理胜,则气自平矣。”

尹和清云:“莫大之祸,皆起于顺臾之不能忍,不可不谨。”

以和气迎人,则乖灭。以正气接物,则妖氛消。以浩气临事,则疑畏释。以静气养身,则梦寐恬。

轻当矫之以重;浮当矫之以实;褊当矫之宽;躁急当矫之以和缓;刚暴当矫之以温柔,浅露当矫之以沉潜;溪刻当涵之以浑厚。

逆境顺境,看襟度。临喜临怒,看涵养。

忍与让足以消无穷之灾悔。古人有言:“终生让路,不失尺寸”。

轻信轻发,听言之大戒也。愈激愈厉,责善之大戒也。

造物所忌,曰刻,曰巧。万类相感,以诚,以忠。

怒,宜实力消融。过, 要细心检点。

事,不可做尽。言,不可道尽。

精细者,无苛察之心。光明者,无浅露之病。

识不足,则多虑。威不足,则多怒。信不足,则多言。

足恭伪态,礼之贼也。苛察歧疑,智之贼也。

白香山诗云:“我有一言君记取,世间自取苦人多”。

刘念台云:“学者遇事不能应,终是此心受病处,只炼心法更无炼事法。炼心之法,大要只是胸中无一事而已。无一事,乃能事事,此是主静工夫得力处。” 遇事只一昧镇定从容,虽纷若乱丝,终当就绪。待人无半毫矫伪欺诈,纵狡如山鬼,亦自献诚。

喜闻人过,不若喜闻已过。乐道已善,何如乐道人善?

德盛者其心平和,见人皆可取,故口中所许可者多。德薄者,其心刻傲,见人皆可憎,故目中所鄙弃者众。

攻人之恶毋太严,要思其堪受。教人从善毋过高,当使其可从。

已性不可任,当用逆法制之,其道在一“忍”字。人性不可拂,当用顺法调之,其道在一“恕”字。

凡为外所胜者,皆内不足。凡为邪所夺者,皆正不足。

今人见人敬慢,辄生喜愠心,皆外重者也。此迷不破,胸中冰炭一生。

何谓至行?曰:“庸行”。何谓大人?曰:“小心”。

面谀之词,有识者,未必悦心。背后之议,受憾者,常若刻骨。

先哲云:“觉人之诈,不形于言;受人之侮,不动于色;此中有无究意味,亦有无限受用。”

以情恕人。以理律已。

行已恭。责躬厚。接众和。立心正。进道勇。择友以求益。改过以全身。

刘直齐云:“存心养性,须要耐烦,耐苦,耐惊,耐怕,方得纯熟。”

敬守此心则心定。俭抑其气则气平。

人性褊急,则气盛;气盛,则心粗;心粗,则神昏;乖舛谬戾,何胜言哉。

步步占先者,必有人以挤之。事事争胜者,必有人以挫之。

心思要缜密,不可琐屑。操守要严明,不可激烈。

《理趣六波罗密多经》:“离贪嫉者,能净心中贪欲云翳,犹如夜月,众星围绕 。”

行少欲者,心则坦然无所忧畏,触事有余,常无不足。(《佛遗教经》)

身、语、意业不造恶,不恼世间诸有情。正念欢知欲境空,无益之苦当远离。

藕益大师曰:“善友罕逢,恶缘编盛,非咬钉嚼铁,刻骨镂心,何以自拔哉?”

彭二林云:“悲哉众生,欲念未除,道根日坏。佛之欲汝,将何以堪?”

永觉弘和尚广录》云:“余行年七十有一阅世久矣!古来未有之事,而今有之;生平未信之事,而今信之;深知贪、瞋、痴三毒,其变无涯,其祸亦无涯;虽至于伏尸万里、流血成川,其心犹未已也。其始,则一念之差而已!吾人可不思防微杜渐,痛惩而力反之哉?不然,荧荧弗熄,卒燎原野,涓涓莫遏,终变桑田;虽欲救之,而噬脐无及矣!”

又云:“多贪进者,必取辱;过侈者,必招非。”

又云:“盖为内检其心,必先外束其身;未有身既放逸,而心能静一者也。”

为僧首要老实,接物必重慈悲。 发言休可伤人;临事尤宜观理。

恭以与人,何往非利?傲而恃气,触途难安。

大言必自招忧,小心终是寡过。

智者达观三世,念念知非;愚人只重目前,憧憧造恶。

世出世事,莫不成于慈忍,败于忿躁。故君子以慈育德,以忍养情。德育,天地万物皆归我春风和气之中;情养、乖戾妖孽皆消于光天化日之下;然后以之自成,则为净满自尊;以之成物,则为慈力悲仰。仅一念瞋起,百万不过积恚所招;世局土崩,皆无远虑所致;士生斯世,宜何如努力以障狂澜也。

不见已短,愚也;见而护,愚之愚也。不见人长,恶也,见而掩,恶之恶也。

小人以已之过为人之过,每怨天尤人,君子以人之过为已之过,每反躬而责已。夫不谓人过,谓已过,有四观焉。眼见恶色耳闻恶声等,皆自业所感,非关他事故。恶境纷纷,皆唯识所现,虚幻不实故。众生烦恼无量,应度应断,已分事故。众生修恶即写性恶,众生性恶即已性恶故。法性本常住,云何分正像。正像之分,全在人耳。

勿自卑。甚远,勿自近。甚广,勿自狭。甚大,勿自小。甚尊,勿自亵。甚重,勿自轻。

甚稳,勿自浮。甚密,勿自疏。甚微,勿自陋。甚妙,勿自缠。圣贤自期谓之高。无数尘劫谓之远。偏周刹海谓之广。超权越小谓之大。不染名利谓之尊。不轻去就谓之重。始终一致谓之稳。精察力行谓之密。穷理尽性谓之微。开佛知见谓之妙。

人情应酬可省则省,不必迁就勉强敷衍。

古诗云:“我见他人死,我心热如火,不是热他人,看看轮到我。”

诸位要晓得:我的性格是很特别的,我只希望我的事情失败;因为事情失败不完满,这才使我常常发大惭愧,能够晓得自己的德行欠缺,自己的修养不足,那我才可努力用功,努力改过迁善!一个人如果事情做完满了,那么这个人就会心满意足,洋洋自得,反而增长他贡高我慢的念头,生出种种过失来。所以,还是不去希望完满的好。不论什么事,总希望它失败,失败才会发大惭愧。倘若因成功而得意,那就不得了啦。

吕新吾云:“愧之,则小人可使为君子。激之,则君子可使为小人。激之而不怒者,非有大量,必有深机。”

《华严经》云:“尔时金刚藏菩萨告解脱月菩萨言:佛子,菩萨摩诃萨已修初地,欲入第二地当起十种深心。所谓正直心,柔轻心,堪能心,调伏心,寂静心,纯善心,不杂心,天顾恋心,广心,大心。菩萨以此十心,得入第二离垢地。”

《华严经》云:“以智慧习心。”“修治清净,不从他教自觉悟。”

《菜根谭》云:“饱后思味,则浓淡之境都消。色后思淫,则男女之见尽绝。故人当以事后之悔悟 ,破临事之痴迷,则性定而动无不正。”

具三心者必生彼国:“一者至诚心,二者深心,三者回向发愿心。”

翠岩禅师云:“处众处独,宜韬宜晦。若哑若聋,如痴如醉。埋光埋名,养智养慧。随动随静,忘内忘外。”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4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