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xjduoduo的博客

郁郁黄花无非妙谛,青青翠竹总是般若。但自无心于万物,何妨万物假围绕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只要你觉悟到内在的心灵,痛苦与欢乐就没有区别,都是灵性甘露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无生可放,是真放生  

2014-06-20 08:27:3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无生可放,是真放生

早上刚打开手机,一位同修就发来信息:一篇关于杭州西湖放生的报道文章,询问我是不是看到?这篇文章的观点对不对?如果这篇文章说的对,那么他们之前的放生,是不是没做妥?

我先把这篇文章转过来,以便大家阅读了解。

文章的题目是:西湖放生螺蛳:花钱买安慰式的“道德秀”

导语:近日,距离杭州西湖杨公堤不到200米的一处水域,大量螺蛳死亡,死螺蛳的空壳密密麻麻铺开约50平米,散发恶臭,苍蝇环绕,场面令人作呕。湖底还有一群泥鳅,不过都已翻了肚皮。

据保洁员透露,这些都是放生者的“杰作”。某晚11时多,八辆皮卡面包车载着几十人来到西湖边,把上千斤螺蛳、泥鳅、黄鳝倒进了湖中。

何止是西湖,类似的闹剧实际上经常在我们身边上演。基于宗教或迷信原因的“放生”,并不像看起来的那么简单。

下面是报道原文:

一、苏东坡出主意 西湖成了“放生池”

中国人对“放生”并不陌生,它作为一种信仰的表达形态,广泛流传于受佛教影响的东亚国家。《梵网经》记载:“若佛子以慈心,故行放生业。”佛教徒相信,放生可以使无数濒临死亡的生命重拾生机,具有无量功德。

我国的大规模放生始于隋代“天台三祖”之一的智者大师,他在浙江台州天台期间购买临海三百里海岸作放生池,教化当地渔民放弃渔猎。唐肃宗(唐明皇的儿子)曾下旨在全国设放生池81座,要求各家各户放生金鱼。

大文豪苏轼也是放生的支持者,他在杭州为官期间,曾奏请朝廷把西湖作为放生池,禁止捕鱼捉鸟,为皇家祈福。自那时开始,每年的四月初八佛诞日,杭州都有数万居民会于湖上,放生的鱼鸟达百万数。

二、放生动物难有活路 放生=杀生?

时过境迁,如今的西湖已是国家重点风景名胜区,同时也是世界文化遗产,不是市民游客可以随意放生的地方,尽管如此,放生的情况仍无法杜绝。

与西湖同在杭州的西溪景区明文规定,随意放生外来物种将罚500-2000元,但放生者仍前赴后继。

从源头上看,这些被放生的动物,或系野生,或系人工饲养。人工饲养的动物显然不应放生,以仓鼠为例,人工养殖的仓鼠野性荡然无存,已失去了保护色和觅食能力。在野外环境中,它们没有生存能力。人工饲养的动物则比野生动物更缺乏警惕,更容易被天敌所杀,或被紧跟放生者而到的捕猎者捕获,放生可能致它们丧命。

很多时候,“放生”或许只是某个时间段内的假象,“杀生”甚至“集中杀生”才是其本质。

20096月,广东休渔放生节,一只不愿下水的“小海龟”被工作人员奋力掷进南海。这只对人类“恋恋不舍”的小龟是原产于云南、广西的缅甸陆龟,别说不能下海,即便是在淡水里也无法生存。

201291晚上,广东东莞某知名地产商举办了放飞3万只萤火虫的仪式,争议巨大。放飞仪式最终演变为市民争相抓虫的“闹剧”,不到半小时,只剩下高空中几个闪亮的光点侥幸逃生。

三、“放生产业链”:产供销一条龙

有需求就有供给,有空子就会有人去钻,如今,“放生”已经成为一种有偿服务,形成了“产供销一条龙”,甚至催生职业“放生人”。捕捉后放生,放生后又捉回来,再放生而后再捕捉……如此循环,放生沦为一幕又一幕的荒诞剧。

很多城市的放生活动中都有提前预订(在佛菩萨诞期及初一、十五等好日子放生)、按时送货、保证数量等全方位的服务。《北京晨报》曾报道“十一”期间到后海放生的人多数空手而去,鱼是在商家那里预订好的。仪式结束后,放生者将数千元钱交到职业放生人手中,“虔诚”离去。还有人专门从事给放生者送鱼的工作,整个假期放生的鱼超过1万斤。

在放生这个“生意圈”里,商人及猎人“循环买卖”的现象也十分普遍,将放生的野生动物捉回,再度卖给其他人放生,如此一来,“放生”作为一种表达良好愿望的活动,其内涵就实在经不起推敲了。

四、巴西龟称霸杭城 一统“龟”界

杭州净寺边,有个放生池名为“鱼乐园”,如今却已被巴西龟盘踞,池中央的假山上,密密麻麻全是巴西龟。据介绍,农历每月初一或十五,都有很多人去净寺放生巴西龟,也有人去放生甲鱼,但过不了一夜,甲鱼就被巴西龟吃掉。还有人放生青蛙,可人还没转身,青蛙就被巴西龟消灭了。 

浙江省自然博物馆两栖爬行动物专业研究者陈苍松研究发现,杭州的巴西龟正是从净寺开始“扩散”的。2002年,巴西彩龟只在净寺及附近放生池活动;2005年,西湖及附近水塘也出现了它的踪迹;2010年,西溪湿地也成了巴西彩龟的栖息地;2012年,它们进入了更开放的钱塘江水域。

温州一男子放生某只龟类,放生前却不慎被龟咬住嘴唇,尽管立刻被拉开最终无大碍,但是该男子的嘴唇却成了真正的“香肠嘴”。经核实发现,“凶手”是一只鳄龟,属于外来物种。这种龟若放生于野外自然水域,将会破坏生物多样性,对本地水生动物构成威胁。而且其繁殖能力惊人,成年龟一年可产小龟数百只,3年后小龟又可繁殖。而且鳄龟攻击性强,如果大规模繁衍开去会造成生态危害。

专家称,巴西龟适应力强、繁殖快、寿命长,且少有天敌,一旦在野外繁衍,便可能大量抢占当地生态资源。调查表明,巴西龟所到之处,几乎无一例外地使其他本土龟类灭绝,鱼类、虾类和水草大量减少。更可怕的是,巴西龟能够与其他本土淡水龟类杂交繁殖,导致本土淡水龟类的基因流失,大大影响本土淡水龟类的遗传多样性。长此以往,本土龟的基因将不再纯正。

“负面典型”还有福寿螺、白玉蜗牛、非洲大蜗牛、牛蛙、小龙虾、麝鼠等,它们跟巴西龟一样,适应性强、繁殖力强、天敌少,在野外大量繁殖,抢夺生态资源,严重威胁本土类似物种的生存。

生态关系一旦被破坏,很难恢复。尽管国境检疫的相关法规中有禁止引入外来物种的条款,但实际情况是,已有300多种外来物种通过各种渠道进入中国。

五、“假放生”欺骗感情

且不仅是私事我国古时就有“玄奘放红鲤鱼”的故事,但现代意义上的“放生”起源于西方,它伴随环保主义发端于上世纪70年代初,经过短短40年的发展成为严谨、科学、有序的高度专业化的社会行为——“动物复健”,“放生”只是其中的最后一步,跟我们所谓的简单、粗暴的放生并非同一回事。

在我们身边,放生的精神内核正在不断沦丧,徒留空洞甚至可笑的形式感。放生者希望借此“消除日常罪孽”,规定“每隔一段时间必须放一次生”,提出“放归的生命个体数量与功德成正比”。甚至有人总结出放生的16个好处:救命、还债、救济、慈悲、觉悟……

很明显,放生看似是慈善功德,实则是当事人拿钱买安慰、自私求功利,自欺欺人。若不影响他人及社会利益,这类“假放生”倒也无妨,但如上所述,它对生态环境产生了重要的影响,而这种影响常常是负面的。(所有资料来自 钱江晚报、新华社等公开报道)。

如上所述,产业化下的“假放生”或许欺骗了放生者的美好初衷,被放“生”的动物最终可能加速死亡;它们对环境的影响则涉及公共利益,使其不只是私事,每一名公民都有权“说三道四”。我们并不反对千百年来流传的放生传统,但行动与初衷至少不应背道而驰。行动改变世界,我们更希望放生者用实际行动恩泽苍生、扶弱行善。

报道原文就是这样。

报道中的形式放生害处多,要引起有这种形式放生行为者警醒。关于放生,我之前写过几篇博客,大家可以参阅,《放生要落实于起心动念和一言一行中》(201421日),安慰式的“道德秀”放生,并不会带来多少功德。真正的放生,要从自心放,要自性放生,自性放光。《梵网经》记载:“若佛子,以慈心故行放生业。”我们读经就要注意了,这里重点是讲“慈心”,“行放生业”当然重要,但怎么“行放生业”呢?以慈心啊!没有慈心,形式上行放生业,不但没有放生,可能是杀生,就是魔业。《华严经》说:“忘失菩提心,修诸善法,是名魔业。”没有菩提心,缺乏菩提智慧,以为做了什么好事善事,实际上却不是善业,而是魔业。这里讲慈心,当然包含了菩提心。所以,我们放生,还得要从自心下功夫,不要执著于外在形式。如果随便买几尾鱼放到池里,就是放生了,就能获得大福报了,那也太容易了。内心没放生,买什么放生,都不是“以慈心故行放生业”。修菩提心,修慈心,才是放生。众生迷,故而有生死,故而要了生死,故而说放生。当你了悟后,了生脱死,也就无生死,何需放生?迷时想解脱,是名了生死;悟时解脱不解脱都一样,是名无生死可了。没有生死,生何曾生?死又何曾死?也就无生可放,无生可杀,才是真放生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9)| 评论(3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